Thursday, April 30, 2009

文章轉貼, 給婆婆的兩封信 (兩個角度)

婆婆:

你只不過是我丈夫的母親,在結婚之前,你在我的生命中毫無意義。

我的生命來自父母,我今天的學歷、能力、教養及待人處世之情商,皆由我父母承傳,沒有一分一毫是你的貢獻。 所以,我不懂,為何一結婚,我活了二十多年的歲月全部必須歸零,然後,變成所謂“你家”的人,而且,還是你家“最小”的人呢,我在“你家”的地位竟不如我今年才兩歲的兒子。

我心裡很不平衡。父母養育了我二十多年,而你不過是撿他們辛苦二十多年的結晶,你可是不勞而獲、撿現成的。我幫你做事情,你還得感謝我的父母的栽培以及我的勞心勞力。如果你不感激那也就算了,但你不應該對我抱有極大的成見,總是拿著放大鏡來挑剔……盡在雞蛋裡面挑骨頭,嘿,簡直是得了便宜還賣乖。

我白天上班,經濟獨立,不必依靠你的兒子,也還沒有靠過你兒子養呢。我今天所具備的謀生能力,全仰賴我父母給我的教育和自身不斷學習成長的能力。所以,我無法忍受自食其力後,還好像責無旁貸理所當然地必須為“你家”作貢獻。我一沒欠你,二不需你養我,也從沒拿過你一毛錢。在家裡,我可以尊重你的意見,但不會讓你做主。在此,容我對你打開天窗說亮話:電費是我支付的,酷暑炎夏我開冷氣睡覺,你不准有意見,我要上班,睡眠品質對我事關重大。

“佛要金裝、人要衣裝”,我買幾套衣服、鞋子都由我說了算,與你無關,我在花自己賺的錢。你想管的話,就去管你兒子的錢吧。我的地盤我做主,難道還要看你的臉色?

你別以為你的兒子多棒,如果沒有我也出去賺錢的話,你去年可以出國旅遊兩周嗎?哪來的錢?你所有的恩情功勞都在你兒子他身上,要回報你的話也是他。如果,我的父母如今也這樣挑剔你的兒子的話,你會舒服嗎?試問你的兒子為人婿,給予了我的父母多少?

在此提醒你:以後想吃水果的話,叫你兒子切給你吃;衣服也請你兒子洗,你幫他洗了二十幾年的衣服(我連一雙襪子都沒麻煩過你);要去看醫生,請他提早下班帶你去……我不想老被扣全勤獎。當我感冒時,你對我是冷言冷語相諷,笑我身體差,所以,你身體有恙時,我也提不起更多的同情心。

總而言之,兒子孝順你是應該的,而我,則會把孝心回饋給生我養我的父母親。

如果你一定要我幫你做事的話,那麼,請你閉上那張挑剔的嘴巴,然後,心存感激。我肯幫你做,只是看在你是我丈夫的母親分上,僅此而已。 我寫這封信,你一定覺得我大逆不道,人與人之間是互相尊重的,如果你不能夠尊重我的感受,就算我看在你是長輩的份上退讓幾分,但我還是要把底限說清楚的。你會說“做人的媳婦要知道理”,但是,我也要反駁你———我從來就不是你養大的,更沒有欠你,對你,我已經做到最大的容忍與尊重了,而需要學習和與時俱進的倒是你自己。

贈一句話給你:婆婆,尊重別人也是尊重你自己!

==============================================================================

我一直認為我不擅說謊。不過那是在結婚以前,我不擅,也不愛。

結婚以後,和公婆同住,為了顧慮他們老人家的感受,與我們年輕人做事的方便,

確實有必要善意的說些謊話,並不是惡意的欺騙、騙、陰謀、與隱瞞。有些無奈的想著,

人生何嘗不是這樣?越是人際關係密切,越是圓滑成熟,善意謊言就有其存在之必要了。

當婆婆問我晚餐的牛肉要怎麼煮,我知道她也只會紅燒或快炒罷了,

我會這樣說:「媽,我覺得妳上次弄那樣非常好吃,很下飯」

然後她就會信心滿滿的開始張羅要做她原本就要做的洋蔥炒牛肉牛肉,

其實,我根本忘了她上次煮的牛肉料理是什麼,是不是真的下飯也無所謂,她煮的高興就好了。

當婆婆問我她好像變胖了,她站在鏡子前面捏著腰部的肥肉,顧慮著她是不是難看了,

我會這樣說:「會嗎?我只覺得妳最近變年輕了,臉色也比較好看? 」

她笑的合不攏嘴,連聲說:「甘有影?甘有影?」

要知道,妳是女人,婆婆也是女人,當然只有女人最了解女人想聽什麼樣的話啊。

當婆婆好心燉了一鍋烏漆麻黑的大補湯,說我手冷腳冷的,喝這個很好。

我會說:「這樣喔,媽,咱們共家喝啦。妳嘛補一下。 」

積極的幫她張羅碗筷,和她共享這鍋恐怖的大補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當我買了一件好看的衣服,為了避免讓她覺得我們年輕人都亂花錢,

我會說:「媽,妳看,這件衣服好便宜耶。」

隨便胡謅一個便宜的價錢,最好是妳買的半價,妳如果買一千塊,就要說花了四百九十元,以此類推。

我婆婆身材還保持不錯,我都會鼓勵她試穿我的衣服:

「媽,妳穿看看,妳如果喜歡就給妳穿。」這個時候,我會噁心的說:

「 我們上一次不是在菜市場遇到我的同事嗎,結果隔天她就跟辦公室裡的同事說,我們兩個看起來真像姊妹。」

保證此時的婆婆,鐵定心花怒放。也忘了追究我為什麼常常買衣服、亂花錢等等。

又因為我婆婆沒有女兒,我! 就跟她說:「下一次我們一起去逛街,去買那個姊妹裝來穿,就更像姊妹了。」

我的兩個孩子都是婆婆在帶,我晚上下班會去帶回家,我偶爾會在早上送去婆婆家的時候說:

「媽,我們隔壁那個伯母說,妳一定很會照顧孩子,孩子養的白白胖胖的。」

婆婆鐵定眉開眼笑說:「這兩個古錐的孫仔。」她抱起兩個孩子又親又吻的。

某天晚上,我和婆婆講完電話,老公突然說:「我怎麼從來沒發現妳那麼會說謊?」

「哪有,你可別亂講,我說的都是肺腑之言。」

結婚三年來,我說說謊的技巧日益精進,

就算被老公吐巢,也能面不改色的抵死不承認我有絲毫說謊的樣子。

同理可證,有時候善意的謊話也適用在老公身上。

當老公問我:「老婆妳又買新衣了喔?我怎麼沒看妳穿過? 」

這時候我會在他面前轉一圈,無辜的說:

「好看嗎?我去年買的耶。」反正男人也看不出來什麼是當季流行的款式與色彩。

善意的謊言,真有其存在之必要。

我們所要學習的,只是如何說的自然、恰到好處,真誠不作做,並且句句真心。

謊言之所以不被識破,之所以感人肺腑,之所以動人心弦,是因為我們是真心的!

2 comments:

jennifer7632 said...

啪啪啪啪~
凱莉媽給你鼓勵鼓勵
你的互動話術真的很值得學習耶!
我不覺得那是在說謊
因為你也沒有要蓄意欺騙你婆婆啊!

我認為人際互動之間這種話術,
只是為了讓彼此的關係更圓融。
出發點只要是好的,
加上妳也沒有背後說他不是,
其實這樣的話術反而有助妳們的關係。

我們都是飯店業出身的,深知事事說實話,有時不見得是好事啊~
客人也需要被支持被稱讚,即使不完全是真實的!
同樣的,身處一個屋簷下的家人更是如此~
(跟小朋友說話不也是如此嗎!?)

Cary Yen Hsieh said...

dear Jennifer 阿姨,
先和你說聲抱歉!
我讓你誤會下面那一封信是我寫的,
我剛剛又回去看了一次,好像真的會讓人誤會是我寫的喔,不好意思,
其實是兩個文章,但是是不同的角度,
我試想轉貼,也好給我自己個警惕啦!
我才沒那麼樂觀和那那麼多的時間,(很慚愧) 我也希望我可以向第二封信的那個人一樣, 我想,這樣我就不會常常悶到吐血了吧!